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十二生肖张蓝心劈叉>>【金牌会员~VIP资料推送】
27句口诀,帮你记住初中英语所有不规则动词,速收
2017年06月24日 09:06:47 来源: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 毕业季东大学霸和每栋建筑合影 来和母校告别
  柳逸尘的身影被都市的霓虹灯慢慢拉长,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归到这座城市了。五年?八年?还是更久远的时间?思绪还没等完全蔓延开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接起,眉开眼笑的说道:“老怪物,要是再跟我说坏消息,我保证让你闺女给你生个小外孙。种是我的。”
  “好消息。”电话另一边,一个沧桑的声音飘了过来:“你明天结婚了。”
  “我明天结婚了?”柳逸尘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你终于开窍了?打算让你闺女祸害我?不,是嫁给我。”
  “你的妻子是蓝影集团的总裁。林雨馨。结婚证我都替你办了,你明天直接去她家里找她就行,地址我一会发给你。”
  “什么?”柳逸尘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的,结婚证都替我办了?现在本人不到场都能结婚了吗?“就知道你接受不了,也懒得跟你解释。”
  “我要离开影组,你不能这么左右我的人生。我还没看着人长啥样呢,就跟人结婚了?”柳逸尘冲着电话吼道。
  “这是任务,具体的,你妻子会告诉你。就这样,挂了。”
  “喂喂,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老怪。。。。。。”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嘟嘟的盲音,柳逸尘再打过去的时候。关机。
  我就这么有媳妇了?柳逸尘茫然的走在大街上,这要是让那几个兄弟知道,不得笑死我?不过既然是任务,应该也没什么吧?但愿我未来的媳妇别太寒酸吧。
  柳逸尘还想问问他,那个自己一直想找的人找到了吗?估计这次是没机会问了。既然是回来了,有些事情总是要解决一下。有些该死的人,也该去死了吧!“救命啊。”一个女孩子很惊恐的声音从胡同里传了出来。
  柳逸尘最先想到的就是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牡丹花下死。一窝孩子。
  ……..“败跟我得瑟,我是高手。看我削你。”柳逸尘站在凛冽夜风中,无比风骚的撩拨着额头上不长不短的秀发。
  “哎呦,东北那疙瘩来的啊?”一个满脑袋小黄毛的年轻人吐了两口,长着一张欠揍脸的小黄毛仗着人多势众,根本就没把这个家伙放在眼里。
  出来混的,身边没点五大三粗的流氓,哪敢出来晃荡啊,更不敢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把小姑娘堵到胡同里边,秽语相向。
  小姑娘此时吓的面色惨白,躲在柳逸尘的身后,拉着他的衣角,之前他走进胡同里边的时候,就感觉像是见到了天神,浑身是光。
  可现在她怎么看这小子都不像是高手啊,人家高手不是上来咔咔就拧坏蛋的脑袋瓜子吗?这哥儿却一顿得瑟,愣说自己是世外高人。
  尽管她不相信柳逸尘能对付的了这群流氓,但在这种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他就是自己全部的希望,希望自己能走一次狗屎运,真遇到一个没节操的高手。
  “嗯哪。”柳逸尘使劲的点点头:“知道我是哪来的,还不赶紧滚犊子。”
  “哥几个,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刺耳呢。搞起。”小黄毛大手一扬,五六个男人顿时朝着他这边围拢过来。
  “哎呀,还真有不信我是高手的。”柳逸尘伸出手,推了推身后的女孩,那意思是离远点,哥要爆发了,别溅你身上血。
  可手伸到后边去之后觉得不对劲,怎么还软绵绵的呢?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有这样的手感啊。正纳闷的时候,女孩小心翼翼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你摸我胸上了。”
  “怪不得呢。”柳逸尘急忙把手拿了回来,他是英雄救美的,形象多伟大光辉。不能让女孩以为自己是人渣。“妹儿,你往后点吧,你在这,哥施展不开。”
  “恩。”女孩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快要出胡同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她现在是怎么看都觉得柳逸尘是会被暴揍一顿的主,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好心,一会总得有个人帮他打急救电话吧。
  她所处的距离刚刚好,不远不近,要是那些流氓追过来,她肯定能第一时间跑出胡同逃之夭夭。还能顺便看一下柳逸尘被打成什么样,需要报警还是打120.几个人围了上来之后,二话不说,拳头脚一起伺候着。
  柳逸尘眼看着小黄毛第一次抡圆了拳头使出吃奶的劲儿朝着自己的面门砸下来,冷笑一声,猛然抬手,直接攥住了他的手腕。
  那么生猛的一拳,直接停在了柳逸尘的面前,动弹不得,然后小黄毛就感觉自己的手腕上一阵剧痛传来,像是被人捏碎了骨头一样。
  不可能,他怎么能有比我吃奶劲儿还大的劲儿?!
  小黄毛愣神的功夫,柳逸尘已然踢出了两脚,把凶神恶煞冲过来的两个人踢飞,身子一扭,旋转起来。
  “啊。”小黄毛的惨叫声从人群里边传来。
  在柳逸尘的一顿走位和出拳下,六个男人几乎是瞬间就倒在了地上,一个个呲牙咧嘴的翻滚着。
  “毛哥,这小子没撒谎,真特么的是高手啊。”一个人凑到了黄毛的面前,一张嘴,两颗大门牙掉了出来。
  “今儿算是栽了。”黄毛使劲的咬咬牙,目光阴冷,然后吭哧吭哧的叫了起来,这小子下手怎么这么重呢,估计这条胳膊算是废掉了。
  一边的小姑娘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走狗屎运了?!
  跑到了柳逸尘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就晃荡了起来,扬着头,眼神里满是崇拜:“你太厉害了,高人高人啊。”
  “我都跟他们说了,败跟我得瑟,我是高手。”柳逸尘打量了一下小姑娘,微弱的灯光月光下,那一张精致的面庞映入瞳孔,犹如上天精心的雕琢一般,巧妙的融和在一起,美不胜收。
  身上穿着一套很简单的运动装,看上去二十左右岁的模样,透着清纯靓丽,简单的马尾更是把她彰显的如同莲花一般。
  美出鼻涕泡了。柳逸尘心中暗自说道。
  “哥,我叫周小雅。我拜你为师吧,你教我武功。”周小雅眨巴着天真烂漫的大眼睛。
  “能遇到再说吧。”柳逸尘收敛了心神,如果不是还有任务在身的话,他真的是一点都不介意和周小雅深入在深入的研究一下‘功夫’。
  为了能给她留下一个世外高人的风范,柳逸尘转身,手扬过头顶,很潇洒的摆摆手,大步离去。
  周小雅看着他的背影,双手抱肩,眼神恍惚。这会怎么看他都是光芒万丈,浑身是光。
  忽然,那些光芒就这么消失了。耳边传来了噗通一声,继而是柳逸尘的咒骂声:“那个不开眼的在这挖个坑啊。”

  花边分割线

  X市,帝皇一号别墅区。
  柳逸尘看了看手机上发过来的地址,是这里,没错了。
  门口的两个岗楼都比高档小区的房子都壮观,古香古色,颇具后宫里太监总管院落的风范。门岗左右各自站着四个保安,挺拔,目不斜视。
  不是高手,但训练有素。柳逸尘扫过了几个人之后,心中对他们的实力做出了判断。
  放眼望去,能看到的都是层层叠叠的丛林和各式各样的鲜花,栋栋别墅隐匿其中。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行啊,俺媳妇挺有钱,就是不知道小模样耐看不。柳逸尘对此还是挺满意的,一不小心,整回家来一个大富婆。
  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时间不长,一个女子开车到了门口,和保安嘀咕了几句,打开门把柳逸尘给放了进去。
  “媳妇?”柳逸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偏着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女子。模样俊俏,白皙细嫩,披肩长发,胸口尤为突出,有点发颤。身上是职业套装,散发着迷人的成熟气息。
  对于开车的女人,柳逸尘那是相当的满意了,这媳妇就是晚上搂着什么都不干,那也美!
  “我是管家。”女人脸上一红,有些害羞:“你可以叫我青青。”
  “管家啊?”柳逸尘非但没有对自己的乌龙事件感到任何的歉意,反而是目光更加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管家都这质量,那媳妇还不得跟七仙女似的?这种逮着谁都叫媳妇的事情还能不羞不臊理所当然的目光猥琐,也就是柳逸尘能干的出来。
  “恩,小姐在家里等你。”青青微微点头,平复了一下心情,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开车上。心里对柳逸尘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小子忒二了。
  整片别墅区占地面积极广,每家除了有泳池和高尔夫球场之外,还有独立的园林。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买得起这么大一片别墅的人,都是神啊。
  如果不是占地太大的话,青青也不用开着车子来接柳逸尘了。
  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后,停在了一座别墅的前面。青青前面带路,柳逸尘跟在身后。
  打开门,绕过一个很奇怪的屏风,之后看到大厅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面前有一套紫檀木做成的茶具,而她本人正在娴熟的泡制着茶水,微微低头,不为任何事情分神,专心的泡制。
  柳逸尘只看到了一张侧脸,心里咯噔一下子,这哪是媳妇,这就是女神啊,那张脸极为俊俏,他发誓,这是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脸。不妖艳,却倾城。
  林雨馨一身简单大方的休闲装,得体,头发盘成发髻,应该是担心秀发影响她泡茶。
  柳逸尘咽了咽口水,推了一下身边的青青,用手指着林雨馨。
  青青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瞠目结舌的听到柳逸尘在自己的身边喊了一嗓子:“媳妇。”
  林雨馨手一抖,杯子差一点掉在了地上。
  抬起头,正看见柳逸尘吊儿郎当的张开了双臂朝着这边走来,混身上下的衣服,怎么看都别扭。俨然就是一副要多流氓就有多流氓的痞子。和上面的人说的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根本就不沾边。如果他这也叫以上几个词语的话,林雨馨宁愿这辈子都不找男人了。
  “你等等。”林雨馨急忙伸出手阻止柳逸尘,照着他这个动作,是想直接抱自己啊。
  “还等什么,先把房给圆了。”看到了林雨馨的正脸之后,柳逸尘顿时就兴致盎然起来,心里边使劲的感谢老怪物的八辈祖宗。这,这,这姑娘真,真和自己的胃口啊,
  林雨馨叫苦不迭,哪有一上来就要圆房的,而且怎么看他这个猥琐的样子,都不是什么高手。
  “青青,你先去忙吧。”
  “是,小姐。”青青点点头,一脸鄙夷的瞄了一眼柳逸尘之后,转身离开。
  “媳妇,你想的还真周到,当着外人的面确实是不方便。”柳逸尘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她的身边,闭上眼睛使劲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顿时一股让人意乱情迷的芳香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边,在他全身的神经中扩散开来。这么女神的媳妇用的香水自然是高档货,就跟她的相貌一样,够档次。
  “柳逸尘是吧?”林雨馨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马上恢复了淡定,正襟危坐,和柳逸尘保持着一段距离:“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我。。。。。。”
  “名义上的丈夫是什么意思啊?咱可是领证登记了。”柳逸尘很没礼貌的打断了她的话,名义上的夫妻也就是说他们俩只能有夫妻之名不会有夫妻之实,放着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娇娘不实惠的造个小孩,简直是浪费了大好基因。
  “名义上是。你的任务是保护我。”林雨馨看着他,有一种看着大海的感觉:“我不知道你之前是做什么的,也不想知道。”
  “完了?”
  “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就算是不干什么,咱俩得睡在一张床上吧,免得别人怀疑。”
  “怀疑又怎么样。”林雨馨说完起身,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以后不许再叫我媳妇,懂吗?”
  “知道了,老婆。”
  就这样,柳逸尘稀里糊涂的在林雨馨家里住了下来,还是以夫妻的名义,结果每天晚上都睡在沙发上,待遇都不如青青。
  人家青青好歹有一个自己的房间,还不小,柳逸尘偷偷的瞄过,那里边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房间的面积不小,简单的摆放着一个衣柜和书架,别无常物。
  每次他想商量着给自己分配一个房间,结果都遭到了拒绝。原因是他要负责她们的安全,住在房间里不方便,所以只能睡沙发,有什么风吹草动,能第一时间站出来。
  柳逸尘真希望有什么风吹草动,但一周时间过去,什么风吹草动都没有,弄的他自己都想来点风吹草动了。
  为了表现的很民主,林雨馨每次都会让举手表决,结果都是二比一,柳逸尘惨败。

  花边分割线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柳逸尘兴致勃勃的坐在泳池边上,泳池中的青青一直咬着牙。明明是看到了柳逸尘离开,她这才换上了比基尼在泳池里尽情的畅游。
  却不想,不到五分钟,这个猥琐的家伙就回来了,穿着不是泳装的大裤衩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饮料,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这个时候,她想上来,又把这个姑爷占自己便宜。毕竟穿的少,男人又都喜欢往女人最敏感的地方盯。
  “你不用工作的吗?”青青在泡了一个小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趴在了泳池的边上。
  要是在这么泡下去的话,她怕自己泡成水货。
  “今天房间。”柳逸尘做起来,弯着腰,朝着她的胸口使劲的张望:“你的泳装不好看,太保守了。明天我给你弄点短小精悍的。”
  “用不着。”青青没好声的说道。这还保守?干脆不穿给你看好不好?好。柳逸尘用眼神交流。
  “我发现别墅区里,最近热闹了很多。”
  “有吗?”青青皱眉,她只管自己这一片,别的地方还真的没注意。“你的意思是真的有人想对小姐不利吗?”
  “你也不是很笨啊。”
  “我很笨吗?”青青问道。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你这又有胸又有脑的人不多了。”柳逸尘抿嘴一笑,目光下意识的在她的胸上扫了一圈。
  “你,你。”青青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柳逸尘了。在他这么不要脸的精神面前,华夏帝国的语言显的那么苍白无力。
  “别这么看着我,我家雨馨知道的话,会吃醋的。”
  “你家雨馨?”青青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家伙没的救了。
  柳逸尘憨笑,继续沉浸在那一片雪白中。实在是不想看着他那张让人恶心的脸,青青再一次扎进了泳池里边。心想,老娘就算是泡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占便宜的。
  柳逸尘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青青松了一口气,看着他转身去接电话的时候,从泳池里边跑出来,一路狂飙进了别墅,冲进自己的房间。
  喘息了一会,自语道:“这鸟人也太色了啊。”
  柳逸尘接起了电话,一个男人很兴奋的声音从里边传了过来:“老大,我们找到那个家伙了。现在怎么办?”
  “人在哪?”柳逸尘刚才轻浮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面容,目光犀利,杀机顿起。
  “在国名大厦这边,鑫光会所。”
  “哪儿?”柳逸尘暗自叫苦,不会这么巧吧?想起鑫光会所,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妖媚的女子。
  “怎么办?”
  “去那边等我,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挂断了电话,柳逸尘从别墅出来,开着自己的那两破旧的五手QQ直奔鑫光会所。
  站在门口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想找的人在这边,他说什么都不会过来的,这就是命运的作弄吧?在他身后,站着一个男人,身体略显芊瘦,拥有着一张让女人会随时为之倾倒的英俊面容,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邪笑。
  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脸色很白,像是染上了大病一样。摇摇欲坠。
  门口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柳逸尘,皱眉。
  “这里是私人会所。”两个保安都是新来的,不认识柳逸尘。
  “我知道。我找你们老板,告诉她,她男人来了。”柳逸尘拨弄了一下额头的秀发,憨笑。
  “你有病吧?”两个人知道周小天是什么样的女人,在他们的心里,那就是高不可攀的女王,比梦中情人还厉害。就算是做梦他们都不敢想自己会承认周小天的男人。
  眼前的这个人一副不修边幅的屌丝模样,甚至还不如自己呢。会是周总的男人?“有点。你去通知一下。”
  “我通知你个大头鬼,滚一边去。”保安开始咒骂起来,并且过来要推开柳逸尘。
  他的手刚要碰到对方身上的时候,身后那个病秧子的男人猛然抬起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惨叫了一声,保安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是真的飞,脚都没着地,这一下就飞到了门里。
  “孟楠,温柔点。”柳逸尘不想惹事,尤其是在周小天的地头上。
  “已经很温柔了,否则一脚就能把他的屎踹出来。”
  “来人啊,砸场子。”剩下的那个保安没敢虎了吧唧的冲过来,转身冲着里边大喊大叫。
  眼看着自己不是那个病秧子的对手再上去,那就是找揍!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叫人过来,人多力量大,任由你再牛的人,也架不住人海战术。
  鑫光会所马上就变的的热闹起来,平时养着的保安都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凶神恶煞的模样。
  “怎么回事?”一个女声从那群保安的身后传了过来。这一声含糖量很高,酥心酥骨。要是定力不强的女人,立马就会缴械投降。
  “周总,有个家伙疯了,说是你的男人。”那个没受伤的保安马上就凑上去,点头哈腰,随手一指柳逸尘:“就是这小子,还打伤了我们一个人。”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周小天顺着保安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快走几步,冲到了柳逸尘的身边,挎着他的胳膊,脑袋偏在他肩膀上,小鸟依人,娇艳欲滴。
  “这次不找不行了。”柳逸尘摸了摸她的脸蛋:“还是这么妩媚动人,走,找个地方放一炮,先。”
  那个告状的保安都要疯了,这真是周总的男人?周总竟然会重口味到喜欢这种邋遢的男人?怎么看都像是野兽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揉了揉眼睛,看着从来都高高在上的周总幸福的依偎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保安瞠目结舌:“这尼玛是多励志的屌丝故事啊。”

  鑫光会所,最奢华的房间。
  周小天推开门,娇滴滴的说道:“你看,你的房间,我一直都没动,还是你走时候的那个样子。”
  柳逸尘扫视了一下,确实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今天来是想找一个人。”
  “我知道,那个人是我找人假扮的。如果不是这样,你会来吗?”周小天抱着他,扬起自己那张在柳逸尘面前才会妩媚妖艳的脸庞。
  曼妙婀娜的玫瑰,只为他一人绽放!
  “怪不得。”柳逸尘摇头。以往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那是几年前,两个人相互迷恋,日夜缠绵…
  小说《我的漂亮女老板 》@第4章节继续阅读
  ↓↓↓↓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亲子早课
标签: 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5月70城房价涨幅广州继续领跑 这些优质笋盘别错过 责任编辑: YtdO7

运20的性能到底能不能满足我国要求!

作为超新派武侠大师温瑞安最为重要的代表作品,《四大名捕》一经问世就风靡中国,在华语文化圈享誉数十年,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

2017-06-24


买车后最容易后悔的几种情况,有说到你心里的吗?

而意大利法律规定,超过1万5千居民的城镇选举中,如在第一轮投票中没有候选人获得50%以上的选票,则得票率前两名进入第二轮。

2017-06-24


真正的时装精是,雨季依然时髦

行政机关普遍尊重并执行法院生效裁判,去年两级法院生效行政判决1790件,真正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行政诉讼案件仅13件。

2017-06-24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或电头为"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的稿件,均为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吃里扒外 有利敢为打一生肖版权所有